head
有一种留恋叫离开
(2018-12-21)

有一种留恋叫离开

物业公司 崔晶

 

今夜,当我再一次走在邯邢佳苑的小路上,身边擦肩而过着那些熟悉的面孔。当迷蒙的灯光笼罩住这一份喧嚣的静谧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中有温暖,让我在这寒冷的冬夜模糊了视线。

我曾经以为这里将会是我的归宿,退休前最后的原单位。但世事无常,这一切都将在我来到这里的第四个年头戛然而止。一直以来我都是个感情敏感丰富并且极易外露的人,但当我第一次听到“三供一业”的政策,棚户区物业要撤离的消息时,我反而有点蒙,就好像把我扔到了一个大风口,我张着嘴想喊,却只听到心里的呼啸,嘈杂地捋不出一点头绪。后来,就慢慢平静了,国家政策,我们能做的就是无条件的配合和支持。还有,不管什么工作能在做的最好的时候画上句号,或许,也是一种美好!

于是,我坐在邯邢佳苑一个灯光照不到的角落,四周的植被还隐隐冒着生机,来往的人们说着各种各样的话题,时间却好像被定格成一帧画面,只有我的呼吸清晰可闻。这很适合回忆啊,那些脑海里被分类储存的记忆,争着要往眼前跳。大雪,供暖,一天要扫最少78层楼,累得回家吃不了饭,说着话就能睡着。有来骂的,有来吵的,有来看热闹的,烦躁地出了单位的门就一句话都不想说。漏液的,跑水的,不关水龙头的,家装基本设施不会用的,嘴磨破,腿跑断,身心俱疲,每天满满的负能量。一度怀疑自己的决定到底是不是对的。但每每看着回到家时已经睡着的孩子,想想还在外埠工作奔波的同事们,又觉得这点委屈辛劳其实挺一挺也就过去了。别人总说改变不了环境就改变自己,只有让自己从身到心强大起来,才能把被动的局面扭转。于是,整天窝在有问题的业主家里,跟着维修师傅问、看、学。从一开始看见业主来报修就害怕,到能做出基本的判断,再到现在听到业主大概一说就能给出处理意见,工作越做越顺,自信越来越多,与业主的关系越来越融洽,路上走个碰头,虽然叫不出彼此的名字但却能像老街坊一样互相打个招呼。也越发地明白:只有自己把工作捋顺了,才能真正站在业主的角度上,急业主之所急,帮他们想办法,去分忧去解决,像家人一样融洽。

外面已经深冬,空气里凛冽着清冷。走在回家的路上,看着一盏盏亮起的灯光,昏黄中透着温暖和安宁,眼眶中再次酝酿出雾气,我有多么的平静,就有多么的不舍。碰到遛弯的李奶奶,我又忍不住和她絮叨起水电卡的使用,想着在我离开前我得去给她做好标注,即使我离开了这里,我的家也还在这里,哪怕只是休班回来,我依然会服务于每一个求助于我的人,也希望他们会被下一个物业真诚以待。因为我们已经是家人,即便短暂的离开,心依然记挂着彼此。

夜,要深了,月光不紧不慢地笼罩着我,让我觉得自己像一个站在舞台中间的主角,即使下一刻,大幕落下,依然有感动和怀念,就像获得了鲜花和掌声一般让我温暖!

今夜,好梦……

 


无标题文档